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山松的博客——

黄山松劲傲炎凉 瀚海胡杨意志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胡杨瀚海精英, 千载苦寒长生。 黄山松踞巅顶, 笑傲冰霜酷蒸。 高原雪海驰骋, 异国洪流拼争。 祖国山川踏遍, 凡尘历练频仍。 科技精研文学, 古师汉宛张衡。 自然佳图瞬就, 弘扬华夏民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佛国600天散记(23)  

2015-06-09 11:22:31|  分类: 杂 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佛国600天散记(23) - 黄山松 - 黄山松的博客——
 
佛国600天散记
二十三
    自从做了刚性预制块挂钩之后,丁坝坡面的预制块吊装进度激增。除了坡面的平整度差距大的地方耽误一些时间,总的还算理想。如无意外,雨季前完工应该没太大问题。4月中旬以后,天气更热,晚间的降雨也多了起来。我知道EW8A工地导流的情况,和老王商议抽空加固上游的围堰,以保证施工的正常进行。老王安排机械用了两天时间将原河槽处的堤坝进行平整,并用压路机碾压,提高了防洪的强度。还在导流渠右侧增加了一米左右的临时堤防,只是上游的400米堤坝高程整体偏低,工地又没有自卸车拉运砂石料,只能随后再做处理。这件事情被老史知道后又埋怨一番,认为白浪费了两天的油料。施工正在紧要关头,我也顾不上理会这些“批评”。

     二十米高的丁坝,坡面更长,黄河吊车要全部完成吊装任务,必须在护坦和坡面上堆土垫高,一个坡面从底到顶至少需推筑土台三次。方法仍然采取护坦吊装的模式,按现浇混凝土初强的三天时间,在几个丁坝间轮回进行。可惜推筑土台的工程量是不能报账单的。按照合同约定,土方回填前,必须由监理工程师对丁坝下部坡面的长度丈量,记录在案作为以后工程量报单的依据。这天下午工地监理工程师“阿巴杜尔”找我,说他有急事要去首都。我说:“马上要进行上层坡面吊装,明天就得推土筑台。你不在场会影响进度的”。他说道:“黄先生,咱们是朋友,你的能力和人格我们都很佩服。明天如果来不及的话,你就先丈量,我回来后签字就是了!”第二天下午,阿巴杜尔还没回来。我立即组织对六座已完成吊装浇筑的丁坝护坦和部分坡面进行丈量,随即推筑土台开始下道工序的吊装。第三天阿巴杜尔按时上班了,他看到大面积的混凝土已经被覆盖,即刻找到我索要丈量记录。我把随手在工地日记本上画的草图给他看,当时为了效率,我写的很草,他好半天也没看明白。然后让我逐坝讲给他,我看到一些数字模糊,与相邻丁坝相比偏小,就随手改大。阿巴杜尔说:“黄先生,不管昨天怎么丈量的尺寸,现在不能再动了,否则夏尔马先生会辞退我的。”我自然明白。草图在丁坝与河岸交界处都加长一米左右,如果太多不仅让阿巴杜尔难堪,监理公司也会很容易复核出来的。见好就收吧!当时的混凝土单价每立米100美元,仅此一项就多结算5万多美元。监理公司的技术总监雅姆不放心来到工地复核,他在丁坝与河岸交界处使劲的跺跺脚,浇筑只有几厘米厚的混凝土随即断裂,雅姆说道:“黄先生,这是60厘米厚吗?”我说:“你看着办!”为了给监理面子,我主动把此处尺寸扣减,但其影响微乎其微。雅姆笑着对我说:“黄先生,我们是朋友,相互要真诚。”说着就要和我拥抱。我讨厌他身上的怪味,一闪身躲开了。

     EW8B工地土方任务较重,加上工地工程师工序安排不利,机械手效率不高,导致进度迟缓。工地工程师小刘给老史反映:“东拉布提河工地是块肥肉,人又棒,奖金肯定没问题。EW8B工地累死也干不完,啥也没有还不如不干”。我得知消息,就和老魏说:“整个项目是一体的,我们抓紧时间把东拉布提河搞完,然后全力以赴帮助玛娜哈瑞工地,现在不是说奖金的时候”。老魏两口子商量如何处理这件事,因老魏当初承诺过,必须保持各工地之间的平衡。换言之,就是要滞缓东拉布提河的施工进度。4月底的一天,老魏悄悄安排平板车,下班后把推土机运往EW7工地。我第二天到了工地才知道,没有推土机,坡面吊装的筑台速度就慢了很多,但我只能生闷气而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    夜雨逐渐多起来,东拉布提河上游的库莱卡尼大型跨流域水电站,夜间发电水量日益增加,更使我们雪上加霜。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河里涨水没有。机械调走的第五天夜里,疾风骤雨的下了好一阵,我揪心的惦着工地睡不着觉。天刚亮我抬头一看河槽水位明显上涨,赶快喊老王去工地。我俩抵达工地时河水已经与围堰顶部持平,几处偏低的堤顶已经开始漫浸。老王着急的说:“要是有推土机就好了,我几推板问题就能解决”。我何尝不知?但现在只有用挖掘机了,紧急操作,但轮式挖掘机斗容量不到半立方,根本来不及。河道的水越来越大,眼睁睁地看着洪水漫过围堰,继而决堤冲向未完工的丁坝施工现场。低8米多的施工区就像灌了大水的老鼠洞。我俩呆呆的看着自己千辛万苦的劳动成果毁于一旦,真是痛心疾首!老魏吃早饭看不到我们,才想到工地有事了。他赶来一看,工地一片狼藉,数米深的泥浆还在丁坝间打旋。老魏也傻了眼,问我咋办?我说;“如果推土机在场,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惨局。现在只有抽调机械,重新修筑围堰。”老魏立即从EW8B工地调推土机、挖掘机和自卸车,到东拉布提河重新修筑围堰,他也亲自现场参与。经过三天的努力,终于修复了围堰。在我的要求下,并把围堰全线加高培厚,提高防御洪水标准,以确保施工安全。

     施工区丁坝坡面的滤料被洪水冲刷拌合成泥泞,所有准备吊装的预制块也包裹着厚厚的泥浆。筑台过程中已把原有的排水系统堵塞,施工区数米深的浊水,只有靠地形落差慢慢下渗。三天之间我们除了郁闷的等待外,安排民工补充滤料及对露出的预制块进行清洗,以便后期混凝土的浇筑。工地基本处于停顿状态,一场决堤的洪水造成近两万美元的损失,远远超过了大家本应得到的奖金。监理公司经理夏尔马、技术总监雅姆先生听说出事,也专门到工地察看,予以慰问和鼓励,也针对现状提出了新的要求。工地出了问题,回头还得忍痛清理,心情坏到了极点。这天晚饭时,老史看我们回来了,以质问的口气劈头盖脸的说:“我今天去工地看看,EW8B工程进展很快,土堆的山一样高。EW8A工地这几天却死气沉沉的啥进展也没有,应该给于批评。”看样子又有干儿子给她吹风了,我对这样外行而又强势的同乡有什么好说的?我到老魏面前说道:“魏经理,你也是搞工程的,东拉不提河工地的弟兄们尽力了。这是一场天灾,要说责任的话,你不该悄悄的把推土机调走。这几天工地的水下不去,进度不可能有大的进展。何况这里是混凝土浇筑,工程款不是简单的按堆大小计算的。”老魏说:“我是经理,调动机械还需要和你商量吗?你若不同意,帕给亚工地咋办!”我回道:“帕给亚晚几天也没关系,孰轻孰重你应该明白。我之前已经表态,尽快完成EW8A任务,然后突击其它工地。我们不会索要奖金的。”老史也在一边絮絮叨叨的警告大家,工程干不好谁也没钱拿等等。老王气的不行,饭也不吃返身回了宿舍。第二天早上,大家准备去工地不见老王,我过去一看老王还在床上躺着。“怎么了?是否身体不适?”我问道。老王说:“黄工,咱们竭尽全力为项目,为老魏没明没夜的干。因老魏调设备造成了工地损失,反而怪罪咱们。老史啥也不懂,还偏听偏信,光折腾咱们。这样以后还咋干?不给说清楚,我任凭回国也不会再干下去!”我看一时说服不了,就让他休息。晚饭还没见老王身影,我很担心。老魏去房间给老王解释。老王坚持要老史道歉,经理应该把实际情况通报大家,不能让EW8A工地的中国人受冤枉气。惧内的老魏怎么能做到这一步?所以事情就僵持下来。第三天老王仍然没吃饭,没上班。晚上回到基地,老魏就通知开会。就EW8A工地问题再次提出批评,说有人“闹情绪”(实指罢工)要挟领导,这将导致项目拖延,影响全体人员的奖金。呵,这不是拿我开刀试问的吗!我立刻说道:“魏经理,这说法有些不妥。我认为老王的要求不是无理取闹,经理应该关心职工,疏通感情。不应该拿对付尼泊尔人的办法来对待同胞”。老魏说:“国外施工时间很宝贵,一个人当几个人用,不可能有时间对每个人作思想工作。如果继续闹下去,项目部将严肃处理!”我说:“EW8A工地干的怎么样,世行代表,业主代表、监理公司和民工们都很清楚,首都经理部的领导们也很清楚。我们为项目付出了巨大的心血,为了国家,为了项目,也为了我们的人格尊严,我会坚持把东拉不提河工程干到底。但我们不是奴隶,更不是国际公司的挣钱机器!”说完我走出了会场,来到老王宿舍。老王仍躺在床上,他也听到我们刚才的声音。我说道:“老兄,你的做法很对,我们来国外挣钱,也得有尊严。但项目情况你也清楚,在这个夫妻店里没有黑白之分。我们现在只有暂时忍耐,尽快把工程完成回国。从大局讲不能给中国人丢脸,从自身说我们不能让他找个理由辞退,否则咱们前期的努力和心血都白费了。作为兄弟,我请你振作起来,再坚持俩月,东拉不提河工地完工咱俩一块回国!”老王说:“黄工,我不怕吃苦,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既然这样说,那好,我明天上班去!”我返回餐厅告诉炊事员给老王做点面条,也告诉老魏“老王明天上班!”老魏没吭气,但近视镜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毒的目光。

    次日清晨,我们披着初升的阳光,去了东拉不提河工地。不少民工赶过来问候老王,还说了些为老王鸣不平的正直话。尼泊尔人为了生存来中国项目打工,在得到较多报酬的同时,更是觉得中国人对他们和气、平等,值得信赖。至于项目中的中国人,谁能干,谁无能,项目管理者的形象在他们的眼中一清二楚。

     —附旧作:

【蝶恋花】  决堤

     百日竣工将胜定,经理平衡,设备忙调动。溃堤洪涛如“灌洞”,水深工地皆无用。

无奈机回筑坝重,加厚增高,损失千千痛。不懂施工强执劲,责推埋怨吾堪敬?

 注:这一段写的很艰难,也很沉重。当年我们报着为国争光的崇高理想去参加国际项目施工,结果成了项目经理赚钱的活机器。他一边忽悠我们必须好好干,否则项目亏损就没工钱;一边拿对付尼泊尔民工罢工的办法来折腾中国人。加上外行的经理老婆指手画脚,能干活、正直的人都先后被排挤走了,留下一拨年轻人溜须拍马,装疯卖傻来博得女人欢心。我当时是该项目举足轻重的工程师,如果不是工程未竣,不是监理、业主的干预,我可能早就转到其他中国公司或回国。

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